邪恶真菌

微博@邪恶真菌-用爱发电
【图/文存放处】
【kado】nina好美!!!
【弹丸】宗逆/神狛/日狛
【fate】all红A/all特斯拉
转载说明出处+告诉我一声就行。

【fgo/电流组】电气童话集——科学家和野兽(上)

分级:PG-13

cp:爱迪生x特斯拉(fgo限定)

警告:大概是童话风……反正有玩一些童话的梗。



【第一个故事——《电工和野兽》】


  这个故事始于秋末冬初。

  尽管森林里大部分动物已经吃饱喝足,准备睡一觉来度过寒冷的冬天,可是那危险又贪婪的狼群,他们还在四处游荡,搜捕着更多的食物。

  有个男人在赶路,他一边走,一边祈祷着不要遇到森林里的猛兽。树林之中隐约可以望见一座城堡,那就是他的目的地,男人匆匆地向那边走去,他得在狂风大雪和寒冷到来之前找到一个能过冬的地方。

  男人看上去三十岁出头,个子高高的,身上的衣服虽然已经洗得褪色了,但依然整洁赶紧。他手上领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行李箱,那是他全部的家当,他身无分文,口袋里只有一张关于招聘电工的广告纸。

  这个男人看上去很穷酸,但也减少了在赶路的时候被沉重的心理耽搁的问题。不过,如果他真有足够的钱的话,大可以直接雇一辆马车,那样还会更快地抵达。但真那样的话,他也不至于会为了一个新工作和住所来到这片危险的森林了吧。

  他还记得前天,催债的人找上门的样子。

  这次对方在他又一次试图再缓一段时间并且尝试推荐自己的交流电技术之前,就先掏出一张纸扔了过来。

  “我不懂你们科学家那玩意,”那是一张招聘工人和助手的广告,虽然上面的狮子看上去很可怕,但是比起这个,那上面‘直流电’的字样更加刺眼,“但是也许这家伙能。”尽管那几个字那么显眼,尽管债主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去应聘——也许、他能够——有几率、有可能他能说服新老板使用他更加高级更加厉害的交流电呢?

  “特斯拉啊特斯拉……”男人自言自语道,“你得快点得到新老板的信任,好让他投资你一大笔钱,那样你就可以继续你的交流电研究了。”

  于是某个恶鬼的脸阴魂不散地浮现在了特斯拉脑海中——他那愚蠢、卑鄙的前老板,托马斯·爱迪生。不管辞职离开那家伙多久,那种厌恶感始终无法消散,不知不觉中特斯拉一边在心里骂着前老板一边加快了步伐。

  

  非常幸运的,特斯拉一路上安全地到达了那座城堡。

  虽然一路上风尘仆仆,可特斯拉看上去已经把疲惫感抛在了脑后,这里的看守机械人彻底把他迷住了——那一瞬间,大量的电路图设计图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很快他已经在脑海中‘造’出一台类似的机器了。在‘完工’的那一瞬间,特斯拉更想亲眼见见制造者了。

  “BOSS要很晚才回来。”

  机械人回答了他,这时刚好也到了办公室,机械人背书似的告诉了特斯拉这里的规定后,便回到了自己的看守的门口。

  坐在沙发上的特斯拉环顾四周,这里布置得非常整齐——大量的书籍都被整理好按类放在书架上,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画像——那上面是一只狮子,就是那张广告纸上面的那个。

  “这是这里的吉祥物什么的吗?”

  不过很快特斯拉的注意被办公桌上的文件吸引去了。


  “什么人?为什么在我的办公室。”

  突然有人走了进来,听上去很明显是城堡的主人回来了,可特斯拉一转头——那居然是一个长着狮子头的人,那张脸就是广告纸上,还有办公室里的画像上的那只狮子。

  “抱歉我擅自看了你的稿纸,但是这里……”

  “够了!no 交流电!”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特斯拉,你带着你的交流电滚蛋吧。”


【弹丸论破/宗逆】超高校级的日常与非日常(上)

cp:宗方京助x逆藏十三

分级:PG-13

简介:

  关于可丽饼,关于甜品,关于逆藏的小秘密和一些个人对74期三人学生时期的脑补。

其他:

  前几天立FLAG的产物……虽然可丽饼是老图,但是挂件和吧唧是之前没有的,就算作新谷子吧。所以,成功回收“如果宗逆出新的官方谷子我就写一篇和新谷子柄有关的文”这个flag。

  顺便说个题外话吧。

  因为说的是学生时期,所以会以“少女”“少年”来指代74期三人,也许有人会觉得看上去别扭,因为我们更熟悉的是未来篇的未来机关干部的已是成人的三人……不过话说回来,二十几岁的青年必须‘成熟’吗?




1.

  “所以,理论上说如果多关注新闻报道的话,基本能猜出希望之峰下一届,甚至下下届会有有什么才能的学生。”

  空荡的教室里,白发的少年在和另外两个和他一样还留在教室的同学讨论着。夕阳透过窗户,洒在地板上,此时学校里大部分学生已经在食堂吃饭,或是回宿舍休息了——希望之峰的作息时间还是挺轻松的,更何况是刚入学的一年级生。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年多前就能推断出我们这届会有哪些学生。”

  “好厉害啊,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学生会会长。”

  橘色头发的少女发出感叹。

  “切,这和才能有什么关系啊。”坐在学生会长旁边,高大的少年吐槽道,他随意地靠在椅子背、双脚架在桌子上,完全不顾边上两人的眼神,“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话过一两年应该就有甜点师入学了……”虽然后面这句声音小了些,但是足够清楚到能听见。

  “诶?逆藏也有关注安藤家的甜点吗。”

  少女吃惊地捂住了嘴。

  “我也超喜欢他们家的蛋糕哦。”

  “啊?别开玩笑了,我只是刚好听说过而已。”逆藏把脸一板,“话说为什么我要帮你们做事啊,我要走了。”

  “恩,今天的确辛苦你们了,这里就交给我吧。”白发少年说着把手中写着的笔记本又翻了一页,“雪染你也可以回去休息了。”

  “那明天见啦,京助~”

  “明天见。”

  “哼。”

2.

  虽说希望之峰日常安排十分轻松,但是大部分学生还是会花上大把时间去专心钻研自己的领域。逆藏的才能是超高校级的拳击手,自然需要大量的练习与锻炼。不过,他现在并没有对着沙袋打拳,或是实战练习,或是做别的锻炼体能的运动。逆藏直接回了宿舍,把鞋一脱就扑倒在床上发呆。

  那两个家伙真的很奇怪啊。

  说起来,那两人的才能分别是‘超高校级的学生会长’和‘超高校级的家政妇’,他们是如何发挥自己的才能的呢。

  没多久逆藏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题,但是他还是无法停止不去想那两个人。

  注重才能培养的希望之峰虽然和别的普通学校不一样,对文化课没特别要求,但也不代表并没有这些课程。开学已经有两三天了,班上的学生没有一天是全勤的,老师似乎也打算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般情况下,逆藏是会来教室的。

  当然千万别误会,逆藏只是来教室而已,这不代表他有坐在教室好好听课——那个老师也不会管他粗犷的坐姿。他只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一直待在宿舍里谁都会憋坏的吧……练习拳击?啊,算了吧……

  感觉要发生什么事了。

  逆藏的直觉这么告诉他。

  “逆藏同学,我需要你的帮助。”

  果然,刚坐到座位上,就有人来搭话。逆藏向说话的那人瞪了过去,他的脸平时看上去就挺凶恶的了。

  “哈?”

  “因为我觉得你不可能做不到这件事情,”说话的人一点也不畏惧,依旧冷静地看着逆藏,逆藏记得他是超高校级的学生会会长,前两天还在全校面前演讲来着的,“我需要你帮我把那些逃课的学生抓回来。”

  所以后来为什么会想要帮助那个人呢?

  虽然这件事情就发生了今天早上,可逆藏只记得那个时候,有什么东西回来了——那大概是,自从他被承认为超高校级的拳击手后失去的积极与热情。

3.

  也是以此为契机,从那之后学校里经常能看到拳击手和学生会长还有家政妇一起出没的身影。

4.

  题外话——

  那天雪染也有帮助抓回那些逃课的学生,甚至可以说她全程兴致高昂。 

  ‘她是怎么做到的?还是说我对家政妇的才能的理解有问题……’

  逆藏觉得自己一时半会的是忘不了,橘色头发的少女把比自己高一个头的高壮的男同学领回教室的画面。

5.

  “话说过几天就是逆藏生日了吧,”雪染突然跑了过来,“既然是生日的话,逆藏应该可以多吃点蛋糕了吧。”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喜欢吃那种东西。”

  逆藏皱了皱眉头。


  “逆藏,你们教练应该同意你在生日那天吃点蛋糕吧?”

  突然宗方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啊?为什么你们都问我这个,我最近没啥比赛所以饮食上当然没什么特别的要求。”逆藏一脸不解,仔细想想,自己好像很久没有在生日的时候买个蛋糕庆祝了。逆藏不讨厌——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喜欢吃蛋糕还有其它甜点,如果不是为了把体重控制在拳击比赛规定的范围内,逆藏大概会买一堆甜点吃个够吧。

  当然,是偷偷地买回家吃,毕竟被人以异样的眼光看着吃东西挺不好受的。

  “等一下!蛋糕还是算了吧,”不管怎么说千万不能被发现喜欢吃甜点啊。“那种甜得发腻的东西还是算了吧,生日就随便吃点别的……不,其实生日也不用专门庆祝了我都几岁了。”

  “恩?可是你平时就算是在接近比赛的时候,也是尽量选择口误偏甜的食物。”

  “!!?”

  后来逆藏怎么回答的,他自己也忘了,只记得当时有点头晕有点不知所措的状态下……心里还有点自己也不知为何的期待。




前段时间的摸鱼

其实基本都是特斯拉单人(…………)

图2-4是迷之画风

图5是饥荒paro

图6性转

又卡文了就随手试了试新笔刷。

【弹丸论破/主宗逆】绝望派对(6)

cp:宗方京助x逆藏十三

分级:R(有血腥暴力描写)

简介:一篇借用了部分尸体派对梗的文。

警告:

  1.有大量角色死亡。

  2.背景是希望之峰高中,没有绝望事件。

  3.与其说是借用了尸体派对梗,倒不如说是灵感来自于尸体派对,大部分设定和尸体派对无关。




第六章 甜味与陷阱与叛徒


  “夜酱,啊~”

  “好吃。”

  看着眼前的少年毫不犹豫地吃下了自己亲手做的马卡龙,少女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所谓,‘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安腾流流歌最擅长做出美味的甜点了。‘好吃到足以让任何人为了吃到第二口任何事都心甘情愿地去做的地步’,流流歌是这样形容自己做的甜点的。实际上,她的制作甜点的能力也是被众人承认,被希望之峰所录取并授予了‘超高校级的甜点师’的称号,大家都认为流流歌的甜点仿佛有让人沉迷的魔法。

  那个刚才被喂食的同年级少年还在布置陷阱,只见少年娴熟地将钢琴线固定住,嘴里也不忘慢嚼细细品味美食。

  少年是流流歌的男朋友,十六夜惣之助,他和流流歌同为希望之峰第76届的学生。不过十六夜的才能和陷阱没有直接关系,他被承认录取的才能是‘超高校级的铁匠’,虽说制造武器的人不一定会使用武器,但是十六夜精通各种武器,尤其是暗器与陷阱。

  他们的计划很明显。

  一切准备就绪的话,只要依靠十六夜的陷阱暗算他人,和流流歌食物来补充体能,在三楼进行防守战并且活到最后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现在,这栋教学楼的三楼就如图他们的基地一般。虽然这里没有料理教室(就算有,这种地方也不会有还能用的食材了吧),更不可能有和冷兵器有关的教室,话虽如此,可十六夜能充分利用一切材料制造陷阱和武器,以及最重要的是——化学实验室就在这里。

  之前已经看过了,教室里的橱柜里还摆放了不少贴了标签的烧瓶和其它东西。虽然流流歌和十六夜不懂如何使用这些东西,也不敢乱动,但他们第一个布置陷阱的地方就是这间教室。

  不知道那个人在哪里。

  不知道那个叛徒是否还活着。

  不管如何,不能给那人发现并进入这个教室的机会,对于‘超高校级的药剂师’这些化学品能起什么作用可想而知。那家伙的药剂非常有效,流流歌清楚的记得,如果不是因为那家伙故意给了泻药,又布置了炸药并在包里偷偷带了引爆的按钮,还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只只有在特设电影才会出现的巨型犬,流流歌也不会被退学处置。

  如果没有那个人的药的话……

  任性的流流歌现在似乎是故意选择性遗忘了什么,她曾经最好的朋友——超高校级的药剂师忌村静子,那个怕生又想要帮助他人的女孩,自从他们认识那天起就在不断地用自己的才能帮助流流歌。不过也许没有,因为他们的友谊不知从何时期已经成为了单方面的索取。

  没有任何事物是永远的,如今,曾经的挚友只剩下猜疑和愤怒。

  “嘘——”

  突然间十六夜抓住流流歌躲了起来。

  “……我记得好像有个‘超高校级的陷阱专家’的同级生。”

  是陌生男性的声音。

  不过,超高校级的陷阱专家?流流歌思考最近几期哪个学生有这个才能,这样能大概才出来的人是哪届学生,要怎么对付对方也有些办法。

  “恩,这也要注意……而且,既然这个空间存在不少很久以前的人的尸体,也有他们留下的东西吧,包括你说的陷阱。”

  是熟悉的,曾经在开学典礼听到过的声音,如果判断没错这是希望之峰第74期的学生,现在说话的是超高校级的学生会长宗方京助。

  “等一下,先别过去!”

  陷阱这么快就被识破了吗?

  可是,那期学生除了那人说到的陷阱专家,没人的才能和这方面有关。于是流流歌又开始思考哪个才能的人观察力,或者说直觉之类的能力会比较优秀一些。不过想要解除这个陷阱可不简单,如果他们执意想上来的话,直接破坏这些钢琴线还是会让他们吃到苦头的。

  “恩,我们去另一边的教学楼看看吧。”

  那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小,很快就消失了。

  ‘算他们好运……’

  这么想着流流歌准备再掏出一块马卡龙。

  ‘得赶快把别的地方的陷阱也布置完成才行啊。’




【fgo/咕哒特】【坑】五次咕哒君试图从历史资料了解特斯拉,最后他放弃了

分级:pg-13

警告:咕哒君X特斯拉,咕哒君学渣设定注意。

   时间大概是第五章之后,有活动原文。

          以及……因为我卡文了所以就提前把这部分发出来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填坑。


01.

  非常痛苦的,藤丸立香最近总觉得自己回到了高中。现在他的房间被暂时改成了一个小教室——罗曼叫人搬来了一个小黑板和桌椅,现在站在黑板前的临时教师,居然是历史上有名的天才,尼古拉·特斯拉。

  藤丸立香正在听这位有名的科学家讲解迦勒底的英灵们的传说故事。

  是的,在电磁场领域出名的尼古拉博士,现在却是暂时的历史老师。也许这听上去很奇怪,但是别忘了,这位天才可是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啊(虽然,立香无论是哪个都不太了解)。

  而且,除去一些尼古拉博士个人对传说中的天地英灵的看法,他还是个不错的老师。

  至于为什么要突然给藤丸立香‘补课’,这也得说到那件事情了。

  前段时间,藤丸立香居然被某个阴暗幽森的、关于某个监狱塔的梦境所“绑架”。梦境外的人只能看着无能为力,而被困在在这个诡异的梦里的立香,睁开眼后不禁发现身处陌生的环境,迎接自己的也不是熟悉的少女,而是自称‘avenger’的男人。

  在这名avenger的带领下,立香不得不和那些突然被指出罪孽的熟人作战,直到他们遇到了贞德……传说中的奥尔良圣女,贞德·达尔克。

  “我有些话想要告诉你。那是遥远过去的记录,恩怨的尽头……”*

  “哪怕被所有人所忘却,都不会朽化的思念故事。”

  “是一个男人的故事。”

  这名能看破从者真名的少女(ruler),她主动进入了监狱塔,他自称是要拯救avenger(复仇者)。于是自然而然的,立香不得不与之战斗并且击败了圣女。

  在战斗中失败的圣女即将因为魔力不至于维持在现世而消失,她却是平静地、以最直白的语言将《基督山伯爵》的故事服输了一遍,“……他正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复仇者。他的名字是——”就像所有悬疑小说的桥段一样,愤怒的avenger打断了她的话语,随即她也就消散了,贞德的魔力刚好在这时候消耗殆尽。

  不过说实话,在说出“基督山伯爵”这个称呼的时候,大部分人也能反应过来了。可是此藤丸立香他就是一头雾水的,依旧是想不出这位avenger的真名。

  “那是因为伯爵他不是考点啊!”

  藤丸立香试图为自己辩解。虽然立香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作为御主对从者的了解度可以说是贫乏的地步是非常糟糕的事情,可是,在迦勒底不是还有英灵卫宫那种,来自未来的毫无历史记载的从者吗?所以这么看来只要能在平日的训练和战斗中,在日常相处配合中逐渐了解从者也不是不可以的,对吧。

  但是面对‘拯救人理’哪有这么多时间玩攻略游戏啊!

  就这样,藤丸立香最后还是妥协了。

  “恩,我知道了。”罗曼又露出了他那爽朗,却又欠打的笑,“那就先从你教科书上出现过的英灵开始吧。”

  “不!!!”

  藤丸立香感到眼前一黑。


摸鱼

虽然开裆裤(?)很棒但是不穿裤子也是好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