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真菌

微博@邪恶真菌-用爱发电
【图/文存放处】
【kado】nina好美!!!
【弹丸】宗逆/神狛/日狛
【fate】all红A/all特斯拉
转载说明出处+告诉我一声就行。

记录个脑洞(如果有人想看会在有生之年写出来)

突然想看fgo背景的士郎前提的士弓
这个世界的士郎是迦勒底的员工,or因为某些原因来到了迦勒底然后幸存下来……虽然这个世界没有发生黑泥泄漏但还是被切丝收养了。
但是感觉脑补起来空白好大(还容易写出bug)所以懒得写………… ​​​

【fgo/电流组】电气童话集——科学家和野兽(上)

分级:PG-13

cp:爱迪生x特斯拉(fgo限定)

警告:大概是童话风……反正有玩一些童话的梗。



【第一个故事——《电工和野兽》】


  这个故事始于秋末冬初。

  尽管森林里大部分动物已经吃饱喝足,准备睡一觉来度过寒冷的冬天,可是那危险又贪婪的狼群,他们还在四处游荡,搜捕着更多的食物。

  有个男人在赶路,他一边走,一边祈祷着不要遇到森林里的猛兽。树林之中隐约可以望见一座城堡,那就是他的目的地,男人匆匆地向那边走去,他得在狂风大雪和寒冷到来之前找到一个能过冬的地方。

  男人看上去三十岁出头,个子高高的,身上的衣服虽然已经洗得褪色了,但依然整洁赶紧。他手上领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行李箱,那是他全部的家当,他身无分文,口袋里只有一张关于招聘电工的广告纸。

  这个男人看上去很穷酸,但也减少了在赶路的时候被沉重的心理耽搁的问题。不过,如果他真有足够的钱的话,大可以直接雇一辆马车,那样还会更快地抵达。但真那样的话,他也不至于会为了一个新工作和住所来到这片危险的森林了吧。

  他还记得前天,催债的人找上门的样子。

  这次对方在他又一次试图再缓一段时间并且尝试推荐自己的交流电技术之前,就先掏出一张纸扔了过来。

  “我不懂你们科学家那玩意,”那是一张招聘工人和助手的广告,虽然上面的狮子看上去很可怕,但是比起这个,那上面‘直流电’的字样更加刺眼,“但是也许这家伙能。”尽管那几个字那么显眼,尽管债主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去应聘——也许、他能够——有几率、有可能他能说服新老板使用他更加高级更加厉害的交流电呢?

  “特斯拉啊特斯拉……”男人自言自语道,“你得快点得到新老板的信任,好让他投资你一大笔钱,那样你就可以继续你的交流电研究了。”

  于是某个恶鬼的脸阴魂不散地浮现在了特斯拉脑海中——他那愚蠢、卑鄙的前老板,托马斯·爱迪生。不管辞职离开那家伙多久,那种厌恶感始终无法消散,不知不觉中特斯拉一边在心里骂着前老板一边加快了步伐。

  

  非常幸运的,特斯拉一路上安全地到达了那座城堡。

  虽然一路上风尘仆仆,可特斯拉看上去已经把疲惫感抛在了脑后,这里的看守机械人彻底把他迷住了——那一瞬间,大量的电路图设计图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很快他已经在脑海中‘造’出一台类似的机器了。在‘完工’的那一瞬间,特斯拉更想亲眼见见制造者了。

  “BOSS要很晚才回来。”

  机械人回答了他,这时刚好也到了办公室,机械人背书似的告诉了特斯拉这里的规定后,便回到了自己的看守的门口。

  坐在沙发上的特斯拉环顾四周,这里布置得非常整齐——大量的书籍都被整理好按类放在书架上,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画像——那上面是一只狮子,就是那张广告纸上面的那个。

  “这是这里的吉祥物什么的吗?”

  不过很快特斯拉的注意被办公桌上的文件吸引去了。


  “什么人?为什么在我的办公室。”

  突然有人走了进来,听上去很明显是城堡的主人回来了,可特斯拉一转头——那居然是一个长着狮子头的人,那张脸就是广告纸上,还有办公室里的画像上的那只狮子。

  “抱歉我擅自看了你的稿纸,但是这里……”

  “够了!no 交流电!”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特斯拉,你带着你的交流电滚蛋吧。”


前段时间的摸鱼

其实基本都是特斯拉单人(…………)

图2-4是迷之画风

图5是饥荒paro

图6性转

又卡文了就随手试了试新笔刷。

【弹丸论破/主宗逆】绝望派对(6)

cp:宗方京助x逆藏十三

分级:R(有血腥暴力描写)

简介:一篇借用了部分尸体派对梗的文。

警告:

  1.有大量角色死亡。

  2.背景是希望之峰高中,没有绝望事件。

  3.与其说是借用了尸体派对梗,倒不如说是灵感来自于尸体派对,大部分设定和尸体派对无关。




第六章 甜味与陷阱与叛徒


  “夜酱,啊~”

  “好吃。”

  看着眼前的少年毫不犹豫地吃下了自己亲手做的马卡龙,少女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所谓,‘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安腾流流歌最擅长做出美味的甜点了。‘好吃到足以让任何人为了吃到第二口任何事都心甘情愿地去做的地步’,流流歌是这样形容自己做的甜点的。实际上,她的制作甜点的能力也是被众人承认,被希望之峰所录取并授予了‘超高校级的甜点师’的称号,大家都认为流流歌的甜点仿佛有让人沉迷的魔法。

  那个刚才被喂食的同年级少年还在布置陷阱,只见少年娴熟地将钢琴线固定住,嘴里也不忘慢嚼细细品味美食。

  少年是流流歌的男朋友,十六夜惣之助,他和流流歌同为希望之峰第76届的学生。不过十六夜的才能和陷阱没有直接关系,他被承认录取的才能是‘超高校级的铁匠’,虽说制造武器的人不一定会使用武器,但是十六夜精通各种武器,尤其是暗器与陷阱。

  他们的计划很明显。

  一切准备就绪的话,只要依靠十六夜的陷阱暗算他人,和流流歌食物来补充体能,在三楼进行防守战并且活到最后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现在,这栋教学楼的三楼就如图他们的基地一般。虽然这里没有料理教室(就算有,这种地方也不会有还能用的食材了吧),更不可能有和冷兵器有关的教室,话虽如此,可十六夜能充分利用一切材料制造陷阱和武器,以及最重要的是——化学实验室就在这里。

  之前已经看过了,教室里的橱柜里还摆放了不少贴了标签的烧瓶和其它东西。虽然流流歌和十六夜不懂如何使用这些东西,也不敢乱动,但他们第一个布置陷阱的地方就是这间教室。

  不知道那个人在哪里。

  不知道那个叛徒是否还活着。

  不管如何,不能给那人发现并进入这个教室的机会,对于‘超高校级的药剂师’这些化学品能起什么作用可想而知。那家伙的药剂非常有效,流流歌清楚的记得,如果不是因为那家伙故意给了泻药,又布置了炸药并在包里偷偷带了引爆的按钮,还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只只有在特设电影才会出现的巨型犬,流流歌也不会被退学处置。

  如果没有那个人的药的话……

  任性的流流歌现在似乎是故意选择性遗忘了什么,她曾经最好的朋友——超高校级的药剂师忌村静子,那个怕生又想要帮助他人的女孩,自从他们认识那天起就在不断地用自己的才能帮助流流歌。不过也许没有,因为他们的友谊不知从何时期已经成为了单方面的索取。

  没有任何事物是永远的,如今,曾经的挚友只剩下猜疑和愤怒。

  “嘘——”

  突然间十六夜抓住流流歌躲了起来。

  “……我记得好像有个‘超高校级的陷阱专家’的同级生。”

  是陌生男性的声音。

  不过,超高校级的陷阱专家?流流歌思考最近几期哪个学生有这个才能,这样能大概才出来的人是哪届学生,要怎么对付对方也有些办法。

  “恩,这也要注意……而且,既然这个空间存在不少很久以前的人的尸体,也有他们留下的东西吧,包括你说的陷阱。”

  是熟悉的,曾经在开学典礼听到过的声音,如果判断没错这是希望之峰第74期的学生,现在说话的是超高校级的学生会长宗方京助。

  “等一下,先别过去!”

  陷阱这么快就被识破了吗?

  可是,那期学生除了那人说到的陷阱专家,没人的才能和这方面有关。于是流流歌又开始思考哪个才能的人观察力,或者说直觉之类的能力会比较优秀一些。不过想要解除这个陷阱可不简单,如果他们执意想上来的话,直接破坏这些钢琴线还是会让他们吃到苦头的。

  “恩,我们去另一边的教学楼看看吧。”

  那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小,很快就消失了。

  ‘算他们好运……’

  这么想着流流歌准备再掏出一块马卡龙。

  ‘得赶快把别的地方的陷阱也布置完成才行啊。’




【fgo/咕哒特】【坑】五次咕哒君试图从历史资料了解特斯拉,最后他放弃了

分级:pg-13

警告:咕哒君X特斯拉,咕哒君学渣设定注意。

   时间大概是第五章之后,有活动原文。

          以及……因为我卡文了所以就提前把这部分发出来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填坑。


01.

  非常痛苦的,藤丸立香最近总觉得自己回到了高中。现在他的房间被暂时改成了一个小教室——罗曼叫人搬来了一个小黑板和桌椅,现在站在黑板前的临时教师,居然是历史上有名的天才,尼古拉·特斯拉。

  藤丸立香正在听这位有名的科学家讲解迦勒底的英灵们的传说故事。

  是的,在电磁场领域出名的尼古拉博士,现在却是暂时的历史老师。也许这听上去很奇怪,但是别忘了,这位天才可是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啊(虽然,立香无论是哪个都不太了解)。

  而且,除去一些尼古拉博士个人对传说中的天地英灵的看法,他还是个不错的老师。

  至于为什么要突然给藤丸立香‘补课’,这也得说到那件事情了。

  前段时间,藤丸立香居然被某个阴暗幽森的、关于某个监狱塔的梦境所“绑架”。梦境外的人只能看着无能为力,而被困在在这个诡异的梦里的立香,睁开眼后不禁发现身处陌生的环境,迎接自己的也不是熟悉的少女,而是自称‘avenger’的男人。

  在这名avenger的带领下,立香不得不和那些突然被指出罪孽的熟人作战,直到他们遇到了贞德……传说中的奥尔良圣女,贞德·达尔克。

  “我有些话想要告诉你。那是遥远过去的记录,恩怨的尽头……”*

  “哪怕被所有人所忘却,都不会朽化的思念故事。”

  “是一个男人的故事。”

  这名能看破从者真名的少女(ruler),她主动进入了监狱塔,他自称是要拯救avenger(复仇者)。于是自然而然的,立香不得不与之战斗并且击败了圣女。

  在战斗中失败的圣女即将因为魔力不至于维持在现世而消失,她却是平静地、以最直白的语言将《基督山伯爵》的故事服输了一遍,“……他正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复仇者。他的名字是——”就像所有悬疑小说的桥段一样,愤怒的avenger打断了她的话语,随即她也就消散了,贞德的魔力刚好在这时候消耗殆尽。

  不过说实话,在说出“基督山伯爵”这个称呼的时候,大部分人也能反应过来了。可是此藤丸立香他就是一头雾水的,依旧是想不出这位avenger的真名。

  “那是因为伯爵他不是考点啊!”

  藤丸立香试图为自己辩解。虽然立香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作为御主对从者的了解度可以说是贫乏的地步是非常糟糕的事情,可是,在迦勒底不是还有英灵卫宫那种,来自未来的毫无历史记载的从者吗?所以这么看来只要能在平日的训练和战斗中,在日常相处配合中逐渐了解从者也不是不可以的,对吧。

  但是面对‘拯救人理’哪有这么多时间玩攻略游戏啊!

  就这样,藤丸立香最后还是妥协了。

  “恩,我知道了。”罗曼又露出了他那爽朗,却又欠打的笑,“那就先从你教科书上出现过的英灵开始吧。”

  “不!!!”

  藤丸立香感到眼前一黑。


摸鱼

虽然开裆裤(?)很棒但是不穿裤子也是好文明